亞心網訊(記者餘夢凡)儘管事情已經過去一段日子了,家住烏魯木齊市銀川路銀河青城小區的於子淳還是幾次落淚。同學、鄰居,還有素不相識的路人、巡警、環衛工人……眾人愛心接力,66個小時後,幫她找回了走失的父親。近日,受父親的委托,於子淳致電本報,向所有幫助過他們的好心人道謝。
  6月23日16:30
  老人不見了
  6月23日,於子淳68歲的父親於福漢和62歲的母親賀世平從銀河青城家中出發,到克西路和阿勒泰路交會處的一家酒店參加同學聚會。下午4點30分聚會結束後,老兩口準備過馬路乘車回家。
  賀世平今年3月摔壞了右腿,至今走路不便,而於福漢走路一向特別快。老兩口一前一後地過馬路,到了馬路對面,於福漢不見了蹤影。
  接到母親的電話,於子淳趕忙趕去,母親一臉焦灼,她一邊安慰一邊打了出租車交代司機送母親回家,自己則開車沿著阿勒泰路往木材廠方向尋找。直到水泵廠,她也沒有看見父親的身影。
  “眼見著天就要黑了,我的手緊張得發抖,我安慰自己,馬上就能找到。”於子淳說,讓她擔心的是,父親患有失憶症,身上沒有手機,也沒裝一分錢。
  23日23:30
  微信求助眾人接力尋人
  晚上11點30分,距離父親走失7個小時,於子淳和愛人一起在外面尋找,“我們一次次擴大尋找範圍,來來回回地不停詢問,人快瘋了。”於子淳說,她將尋找父親的事情發在了微信朋友圈和群里,隨後就接到了她所在的中國人民大學新疆MBA研修班教學中心負責人葉宇的詢問電話。
  很快,葉宇將信息發到了研修班的16個微信群里,一時間,群里上千人都在關註於福漢走失這件事,大家紛紛轉發到自己的朋友圈,再傳遞給其他好友。
  晚上11點45分,於子淳的微信朋友圈當時就被八十多條相同的尋人啟事刷屏,不少同學表示,天一亮就上街尋人。
  24日7:00
  陌生來電提供第一條線索
  24日7:00,天剛亮,一個陌生來電提供了一條線索:“我昨天晚上在南昌路看見了一個老人,好像你的父親。”於子淳立即驅車前往南昌路,把南昌路一帶的大街小巷來回找了四遍,並沒有找到於福漢。
  此時,於子淳的同班同學於軍也從華凌出發,直奔友好路。在友好南路和北京路沿線都沒有打聽到於福漢的行蹤後,於軍又往阿勒泰路駛去。“你好,有沒有見過這個老人?”準噶爾小區門口,於軍拿出手機指著於福漢的照片問。沿線經過的小區,他都挨個下車問。
  與此同時,於軍的手機微信提示音不停響起,“我剛從農大東路出來,沒找到老人。現在往香江麗華酒店方向開。”發語音的是另一位同學王浩,他從中午1點到下午4點一共彙報了6次尋找結果。
  下午,於軍再次打開微信群,彙報了從早晨到現在8個小時的搜索結果,但和包括王浩在內的12個同學一樣,一無所獲。
  中山路、人民廣場、光明路、人民電影院……其他幾路同學,有的腳上走出了水泡,有的剛下飛機得知此事也開始加入尋人隊伍。
  24日19:30
  老鄰居結伴出門尋找
  晚飯剛過,19:30,60歲的呼蘭英敲開了72歲的董蘭英家的門。“董大姐,老於到現在還沒找到,我們去找找吧。”兩位老人和於家住在一個小區,因為經常在小區里乘涼聊天,就互相認識了。
  穿過西八家戶路走到新醫路,經過新疆師範大學順著兒童公園往友好方向走,兩位老人拿著印好的尋人啟事來到了於福漢走失的北園春附近。找人心切,呼蘭英一路上幾次加快腳步,忘了身後氣喘吁吁的董蘭英比自己年長12歲。
  在新醫路地下通道出口處,一名巡警接過呼蘭英手中的尋人啟事,告訴她:“我幫你們找。”呼蘭英給巡警鞠了一躬,說了聲“謝謝。”
  尋找了3個多小時無果,董蘭英回到家中,頭剛一挨著枕頭就睡著了。跟她們一樣,小區里還有8位老人也分頭上街尋找。
  25日21:00
  環衛工人發現翻垃圾桶的老人
  每天早上6點天剛亮出門,直到街道上的路燈亮起,就在眾人苦苦尋找時,25日21時,小西門附近的一位環衛工人說,白天大概是吃午飯的時候,在成功廣場門前見到了一個老人正在翻垃圾桶,好像是在找吃的,外貌特征和尋人啟事上比較相近。可惜當時並沒有把老人留住。
  於子淳來到成功廣場門前,垃圾桶旁一個人也沒有。想起一向講究的父親竟然翻起了垃圾桶,於子淳坐在路邊大哭。
  淚眼朦朧中,她打開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我剛纔看到你還在找父親,老人回家後照顧好老人,你自己也多保重身體。”署名:社會愛心人士。
  26日10:00
  老人終於被找到
  6月26日上午10點,MBA研修班會計劉黎明在克西路和阿勒泰路交界處準備過馬路,斑馬線那頭的一抹粉紅色讓她定睛:這會是於子淳的爸爸嗎?
  劉黎明向馬路對面衝去,距離越近,她越肯定:對,肯定就是。
  怕老人再走失,劉黎明一手緊緊拉住了於福漢,一邊撥通了於子淳的電話。
  當於子淳終於見到父親時,她驚獃了:頭髮凌亂,臟髒的手裡拄著一根棍子,嘴唇幹得都翹起了皮。
  “我找不到家了,你們咋都不來找我呢?”聽到父親委屈的埋怨,從6月23日下午4點半到6月26日10點半,66個小時中於子淳的眼淚幾乎沒停過,當父親真的出現在眼前時,於子淳哭得最凶。
  於福漢說,走失的這幾天里,他滴水未進,晚上走累了就在路邊的椅子上坐下休息,不敢睡覺。這幾天到底去過哪些地方,於福漢已經記不清了,只說是不停在人行道上走著。
  因為受涼發燒,於福漢被找到後不久住進了醫院,昏睡了兩天。於子淳說,這段時間,她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掏出手機,把微信群里眾人尋找她父親提供的即時消息和安慰鼓勵的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要不是這麼多好心人的幫助,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我爸。”於子淳難掩激動之情,“我發出尋人微信不到十分鐘,就有上百人轉發,如果算上轉發幫忙的同學朋友和他們的好友,以及看到朋友圈及尋人啟事打電話詢問的好心人,有好幾百人了。我真的無以為報,謝謝大家了。”  (原標題:烏魯木齊市眾人尋人66小時)
創作者介紹

虎虎生輝

vhwauuuloum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